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You Blog, I Blog!

Life's like a blog of chocolate.

 
 
 

日志

 
 
关于我

有空给我一只猫…… 主力站点:一番日语学习网 http://www.ichiban.cn

网易考拉推荐

從高手筆戰中學習英文

2006-10-18 01:49:33|  分类: English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想起兩年前在報紙的一場筆戰。
起因是寫英文專欄的鄧永鏗批評"征服英語"專欄作者古德明的例句 "The ship was flying the Union Jack." 錯誤。
由於兩人都有點名氣, 當時頗受人關注。 特輯錄兩人筆戰的文章, 給大家看一看, 從中學習一下。
大家看後有甚麼意見, 歡迎發表。


人物介紹

資料來自维基百科

古德明

古德明(1953年11月13日—),生于广东中山石岐,香港英语教育作家。
古德明1957年迁至澳门,1964年又迁至香港定居,曾就读于香港潮州商会小学及圣保罗书院。1976年在香港中文大学崇基学院英文系一级荣誉毕业,1981年获香港大学中文系哲学硕士学位。古德明曾在圣贞德中学任英文教师,后于香港大学新闻组担任翻译员,1986年任职于中文大学人事组,1989年曾任《明报月刊》总编辑,1991年出任香港科技大学翻译组主管。1997年曾随家人移民新西兰,1998年回流香港。近年在《苹果日报》撰写与英语有关的专栏,及在《读者文摘》担任翻译,亦有写一些时事评论文章。

2004年8月,古德明在《苹果日报》《征服英语》专栏,就英语Ensign(舰旗或商船旗)的使用问题,与名流邓永锵展开笔战。

古德明现于《苹果日报》“生活名采”版每日撰写专栏“征服英语”,以及星期六于“论坛”版撰写另一专栏“常山月旦”。




邓永锵


邓永锵幼年曾在香港接受教育,就读喇沙书院,其后到英国留学,在剑桥大学取得法律学士学位,再在伦敦大学取得哲学系荣誉硕士,主修逻辑系。并曾在1983年至1984年任教于北京大学,教授英国文学及哲学。

邓永锵与英国皇室成员,英、美政治及商界人士关系密切,其好友包括英国保守党前首相马卓安、戴卓尔夫人,前港督彭定康、已故戴安娜王妃,安德鲁王子、其前妻莎拉、前美国总统克林顿等。其他好友包括英国影帝米高坚伉俪、剧作家安德鲁莱韦伯、演员晓格兰特与女友珍美玛等。邓永锵亦担任古巴驻香港名誉领事,与古巴政府高层熟悉。

2005年3月10日,邓永锵获英国广播公司邀请,参与BBC中国周于上海制作的电视辩论节目“问与答”,担任嘉宾。2006年7月,邓永锵推出新书《An Apple a Week》,并在旧中国银行大厦举行新书派对。其新书序言由前港督彭定康撰写。




●●●●●●●●●●●●●●●●●●●●●●●●●●●●●●


筆戰開始

simon 按: 古德明被批的原本文章找不到, 鄧永鏗被批的文章是下面的第一篇。


●●●●●●●●●●●●●●●●●●●●●●●●●●●●●●


轉載自蘋果日報
=========================
I Love Plain English 日期 : 2004年07月19日 鄧 永 鏘


I love plain English. The whole point of language is to communicate. So what better way than to do so plainly? Tung Chee--hwa does not speak plainly; the Civil Service does not speak plainly; a lot of people do not speak plainly. Yet, few of us protest enough. I like to start a campaign in Hong Kong to speak plainly--at least in English. We need to do this desperately because the standard of English here is poor. Trying to speak plainly will help improve our English. Do not let people tell you that simple English is not good English. It's the best English. Do not believe that formal English is better than informal English. Or that there is a "business" English. Or that conversation English should not be written. English is English. If there is any rule, it is that plain English is best.
In speech, avoid using "I mean", "I mean to say", "actually", "you know", "well". Practise by writing short sentences--like what I am doing now. There was a very famous English judge called Lord Denning. He was my hero when I was at Law College. He was also a hero to a lot of people because he understood the need to communicate plainly. He cut through all the complicated legal language to defend individual rights. He appreciated justice, rather than the law, more than anyone else. I wished he was our Justice Minister. If you read his judgements, you will find that he only wrote in short sentences. And he was a very educated man. So don't be shy about writing short sentences.


Also, when asked a question, answer it plainly. If someone asks you "Where are you?", you must reply by saying, "I am at ......." But very often, we say in answer, "We are coming" or "We are on our way". This cannot be an answer to the question "Where are you?". This must be the most unanswered question in the world--and it is because we do not pay attention to plain English.
Do not use big words. Being fluent in English is not about vocabulary. It's about use. You cannot learn English by learning from or reading the dictionary. You have to learn how to use the words together. And choose the correct word. Never, for example, say to someone: "You smell". As Dr Johnson, who wrote a dictionary, said, "I smell, you stink". I wished he was our Education Minister. And remember accents do not matter. Having a Chinese accent should not be embarrassing. Often it is nice to have an accent. Much more important is to speak in plain words.
I speak English quite well. I promise you that if you begin to speak in plain English, you will improve your English. Everyone in Hong Kong wants to learn English--nothing wrong with that. But the teaching of English in Hong Kong is all wrong. It must be wrong because even the chancellors of Hong Kong universities tell me that their undergraduates' command of English is bad. They often do not understand lectures in English. That can only mean we have not taught our students properly. When I was at La Salle, I scored zero in English. I did not learn the language properly. I was not taught the language well. When I went to England, I could not speak a word of it. So do not expect your children to be taught well at school.


The situation is made worse because with l997, we are all told to learn Mandarin. (Please note that the word "Putonghua" is not English. Neither is it Chinese. It is a word in an artificial language. So in English, we should avoid it. It is pretentious to use it.) I don't really understand why we are now asked to speak three languages in Hong Kong. If we value our independence, we should try to improve our Cantonese. (If nothing else, we need it for rhyming in many Tang Dynasty poems.) Mainlanders cannot then understand us. That would always be an advantage for us. If we are not careful, we could end up like Singapore--nobody speaking any one language properly. I call it Tiger Balm. Tiger Balm is reasonably good for a lot of things, but not good at any one thing. We don't want Tiger Balm in Hong Kong. Our humourless Government has already got rid of the Tiger Balm Garden, which should have stayed. It would have reminded us how ugly Tiger Balm is.
So let's all start speaking and writing plainly. Shortening all your sentences would be a good start. Try writing in short sentences. This style of writing is known as "staccato". Staccato is the plucking of a string on the violin. As we all know, this can sound as beautiful as when the strings are played with a bow. So if we can be beautiful as well as plain, what more can we want?
… … … … … … … … … … … … … … … … … … … …
David Tang is the founder of the China Club, Shanghai Tang, Pacific Cigar and Cipriani in Hong Kong. He was born in Hong Kong and educated in Kowloon, Cambridge, London and Peking, where he taught English at Peking University. His column appears every other Monday.
作 者 為 中 國 會 、 上 海 灘 、 太 平 洋 雪 茄 和 香 港 斯 比 安 利 創 辦 人 。 他 於 香 港 出 生,在 九 龍 、 劍 橋 、 倫 敦 及 北 京 受 教 育 , 並 曾 在 北 京 大 學 教 授 英 文 。 鄧 永 鏘 的 文 章 隔星期 一 刊 出



●●●●●●●●●●●●●●●●●●●●●●●●●●●●●●


名采
E12 蘋果日報 古德明
2004-07-29

征服英語
和鄧永鏘先生談英文(其一)

--------------------------------------------------------------------------------
    七月二十一日拙欄有The ship was flying the Union Jack(那艘船掛英國國旗)例句。論壇版鄧永鏘先生請該版編輯「告訴那個算是要教讀者英文的古先生,那句英文不對。The ship always flies the ensign!」

Ensign是艦旗或商船旗。鄧先生認為船上的旗只可以叫ensign,不可叫flag,船上的英國旗自然不可叫Union Jack / Flag。他反對「憑字典學英文」,但我還是希望他學學Cambridge International Dictionary of English fly字條下的英文:The ship was flying the Spanish flag(那艘船掛西班牙國旗)。這一句的flag不必改做ensign。英文絕對可以說Ships from England fly the Union Jack(英國來的船隻,懸掛英國國旗)。

也許,鄧先生用字要求「精確」。那麼,他用ensign一字就錯了。他說的是甚麼ensign?假如是英國軍艦旗,那該說the White Ensign;是英國商船旗,則該說the Red Ensign,即俗語所謂the red duster(紅色抹布)。鄧先生大可不必教我辨字。

說到辨字,我想到鄧先生七月十九日在論壇版發表的第一篇英文。他鼓吹staccato式寫作,說Staccato is the plucking of a string on the violin(斷音是用手指挑動小提琴弦的聲音)。他不知道用手指挑動小提琴的聲音,叫pizzicato。He played the violin pizzicato即「他用手指挑動小提琴」。你可以用弓在小提琴上奏出staccato,卻不可用手指,不知道鄧先生明不明白。

simon 按:
英國國旗稱為 Union Jack, 正因它原是船旗。 大家可參考下列網址:
http://en.wikipedia.org/wiki/Union_Jack
http://news.bbc.co.uk/1/hi/magazine/4895076.stm

http://www.royal.gov.uk/output/page5017.asp
 
QUOTE:

The term 'Union Jack' possibly dates from Queen Anne's time (r. 1702-14), but its origin is uncertain.

It may come from the 'jack-et' of the English or Scottish soldiers, or from the name of James I who originated the first union in 1603.

Another alternative is that the name may be derived from a proclamation by Charles II that the Union Flag should be flown only by ships of the Royal Navy as a jack, a small flag at the bowsprit; the term 'jack' once meant small.




●●●●●●●●●●●●●●●●●●●●●●●●●●●●●●


名采
E04 蘋果日報 古德明
2004-07-30

--------------------------------------------------------------------------------
征服英語
和鄧永鏘先生談英文(其二)

--------------------------------------------------------------------------------
    鄧永鏘先生教讀者用字要準確:Choose the correct word. Never, for example, say to someone: "You smell". As Dr Johnson, who wrote a dictionary, said, "I smell, you stink". I wished he was our Education Minister(用字要準確。比如說,切勿告訴人家:「你有點氣味。」編寫過一本字典的約翰生博士指出:「說自己,是『有點氣味』;說人家,則非用『發惡臭』三字不可。」我希望約翰生博士是我們的教育部長)。鄧先生這短短一段話犯了三個錯誤。

約翰生博士那句話,是說一般人都寬以責己,嚴以責人。氣味在人家身上是「惡臭」,在自己身上則只是「氣味」。鄧先生把反話(ironic remark)當作標準字義,叫讀者用侮辱字眼向人家說話,孔子說:吾不知其可也。

此外,I wished he was our Education Minister一語也錯了。鄧先生要說現在的願望,那wished應改為wish。但他似乎認為過去式動詞可以用來說現在的事,所以還有I wished Lord Denning was our Justice Minister(我希望丹寧勳爵是我們的法律部長)一語。其實這兩句的was改為were,文章會顯得較有學養,但這一點我對鄧先生不會苛求。

第三個錯誤是"I smell, you stink".、"You smell".兩句的句號(full stop),都應置於引號之內。當然,鄧先生是不研究標點的。他那句"I am at……"居然用了中文標點符號。英文刪節號只有三點,其後當然可加一句號。



●●●●●●●●●●●●●●●●●●●●●●●●●●●●●●


名采
E12 蘋果日報 古德明
2004-07-31

--------------------------------------------------------------------------------
征服英語
和鄧永鏘先生談英文(其三)

--------------------------------------------------------------------------------
    鄧先生那篇"I Love Plain English",以簡單句子(simple sentence)當做平白英文(plain English),結果是文章了無變化。上乘的平白散文,必須長短句並用,這是中英文都不例外的。鄧先生只要讀讀文筆平白著稱的George Orwell作品,就應明白這道理。他自言簡單的短句有如「美妙的斷音」,但歌曲假如只有斷音,再無其他旋律,效果如何,讀者不妨想想。

當然,只寫簡單句子,文法錯誤應可避免,可是這一點鄧先生卻做不到。

比如說,With 1997, we are all told to learn Mandarin(一九九七年來臨,當局要我們都學國語)、I like to start a campaign in Hong Kong to speak plainly(我要在香港發起平白說話運動)這兩句,應改為From 1997, we were all told to learn Mandarin、I would like to start a campaign in Hong Kong to encourage people to speak plainly;Do not believe that conversation English should not be written(別相信會話英語不可用於書寫)、Tiger Balm is reasonably good for a lot of things, but not good at any one thing(虎標萬金油多方面都有點用處,但沒有任何特別用處)二語,conversation English應改為conversational English,而good at any one thing則應改為good for。Good for、good at的分別,拙欄讀者都會知道,恕我不特別為鄧先生解釋了。

鄧先生的文字,我本來決定視而不見。不料他卻走到門前要教我英文。

 

 

 

●●●●●●●●●●●●●●●●●●●●●●●●●●●●●●

 

古 德 明 的 「 英 文 」 笑 死 我 日期 : 2004年08月09日

--------------------------------------------------------------------------------
鄧 永 鏘 ( David Tang )



古 先 生 自 以 為 要 改 我 卷 , 不 過 他 的 英 語 quali 不 夠 , 改 到 「 污 厘 單 刀 」 , 大 錯 特 錯 。
第 一 個 笑 話 是 : 古 先 生 叫 我 用 的 句 子 「 應 改 為 From 1997, we were all told to learn Mandarin 」 。 幼 稚 園 學 生 都 知 道 這 句 子 是 無 grammar 的 。 正 確 寫 法 應 該 是: In 1997, we were all told to learn Mandarin 或 From 1997 we have been told to learn Mandarin 。
其 實 , 我 寫 的 With 1997, we are all told to learn Mandarin 是 有 另 外 的 意 義 , 但 這 個 精 細 的 分 別 , 我 懷 疑 很 難 教 曉 古 先 生 的 。
大 家 可 能 會 奇 怪 為 甚 麼 古 先 生 在 他 三 期 的 專 欄 ( 七 月 二 十 九 至 三 十 一 日 ) 內 都 那 麼 「 勞 氣 」 。
原 因 是 上 月 我 更 正 他 教 讀 者 用 的 The ship was flying the Union Jack 。 在 英 文通 用 口 語 中 , 海 上 行 船 只 可 能 是 flying the ensign , 船 尾 的 旗 幟 一 定 稱 為 ensign , 不 叫 Union Jack 。 基 於 同 一 原 因 , 英 文 船 上 的 廚 房 是 galley , 不 是 kitchen 。 所 以 英 國 人 不 會 說 On board, dinner is cooked in the kitchen , 但用 On board, dinner is cooked in the galley 。
我 懷 疑 古 先 生 英 語 的 流 暢 度 未 成 熟 , 只 要 翻 閱 他 指 正 我 的 文 章 中 , 就 知 道 他 每 次 都 不 是 「 征 服 」 。


( 1 ) 我 寫 的 conversation English 是 正 確 的 實 用 語 , 與 conversational English 不 一 樣 。 我 想 古 先 生 亦 聽 過 conversation piece 或 conversation painting 或 conversation tube 。 如 果 他 沒 有 , 他 可 以 翻 查 字 典 認 識 怎 樣 用 conversation 這 個 字 。 ( 開 卷 有 益 ! )
( 2 ) 我 用 Tiger Balm 是 使 用 一 個 隱 喻 , 提 醒 香 港 人 怎 樣 講 和 寫 流 暢 的 英 文 : good at English 與 古 先 生 說 的 good for English 的 意 思 當 然 不 同 。 他 誤 以 為 我指 的 是 「 虎 標 萬 金 油 」 藥 油 ! ( 好 笑 ! )
( 3 ) I like to start a campaign in Hong Kong to speak plainly 這 句 話 不只 是 實 用 英 語 , 而 且 意 思 很 明 確 , 與 古 先 生 建 議 的 I would like to start a campaign in Hong Kong to encourage people to speak plainly , 根 本 是 「 長氣 」 到 極 , 精 確 地 犯 了 簡 潔 英 文 的 精 神 。 ( 真 悶 ! )
( 4 ) 我 舉 Dr.Johnson 對 話 的 例 子 中 I smell, you stink , 沒 有 古 先 生 指 出 的 反話 。 古 先 生 意 會 不 到 Dr.Johnson 的 幽 默 , 而 誤 會 「 惡 臭 」 與 「 氣 味 」 的 分 別 , 對 Dr.Johnson 用 smell 這 個 字 的 目 的 不 了 解 。 英 文 寫 you smell 是 個 「 指 示 」 動 詞, 要 你 去 嗅 , 不 是 當 形 容 詞 , 「 你 很 臭 」 的 意 思 。 ( 收 到 嗎 ? )
( 5 ) 我 寫 I wished Lord Denning was our Education Minister 亦 是 正 確 英 文。 但 古 先 生 說 我 應 寫 I wish Lord Denning were our Education Minister , 英 國人 實 際 會 話 中 不 會 這 樣 說 。 ( 多 與 英 國 人 溝 通 吧 ! )
( 6 ) 至 於 staccato 是 指 音 樂 的 「 聲 音 」 ( musical sound ) , 不 是 奏 音 樂 的 「指 示 」 ( musical instruction ) 。 如 果 連 音 樂 語 彙 也 要 教 導 古 先 生 的 話 , 我 想 我連 上 廁 所 也 沒 有 時 間 了 !


… … … … … … … … … … … … … … … … … … … …
作 者 在 一 九 八 三 至 八 四 年 曾 在 北 京 大 學 教 導 博 士 生 英 文 , 並 於 一 九 九 二 年 創 辦 了 全港 獨 一 無 二 , 費 用 全 免 的 「 社 區 英 語 學 習 中 心 」 ; 首 間 與 第 三 間 都 由 查 理 斯 王 子 揭幕 , 第 二 間 由 戴 卓 爾 夫 人 揭 幕 。 鄧 先 生 亦 是 鋼 琴 家 , 數 度 與 香 港 管 絃 樂 團 合 作 表 演



●●●●●●●●●●●●●●●●●●●●●●●●●●●●●●


名采 E14 蘋果日報 古德明 2004-08-11
--------------------------------------------------
征服英語 鄧永鏘不愧文「獻世」家(其一)
--------------------------------------------------
鄧永鏘先生又說拙欄英文「大錯特錯」了。他說我「資格不夠」,叫我「多與英國人溝通」,論據顯然是:他「曾在北京大學教導博士生英文」,所辦英語學習中心「由查理斯王子揭幕」、「由戴卓爾夫人揭幕」。我當然沒有這些資格。我的資格只有三個字:古德明。古德明說鄧先生With 1997, we are all told to learn Mandarin一語錯了,應改為From 1997, we were all told to learn Mandarin。鄧先生說這一句「笑死他」,說From應改為In;假如不改,were就應改為have been。這裏且再給鄧先生一些笑料。Michael Swan Practical English Usage第一版指出:From is used if we do not say when the action or situation finishes。例句是:He studied the piano from the age of three。鄧先生一定會說studied須改為have studied,或from須改為at。他有資格,Michael Swan沒有。古德明說,The ship was flying the Union Jack一語沒錯。鄧先生又笑道:「船的旗幟一定要稱為ensign。」拙欄曾引Cambridge International Dictionary of English例句證明他錯了,但鄧先生既然顧左右而言他,這裏不妨再引Newbury House Dictionary of American English Union Jack條下例句供他笑個飽:A ship flies the Union Jack to show that it is from England。也許,這本字典也不夠資格:編者沒有請查理斯王子揭幕。古德明還有兩篇笑料,鄧先生準備笑死吧。



●●●●●●●●●●●●●●●●●●●●●●●●●●●●●●


名采 E06 蘋果日報 古德明 2004-08-12

--------------------------------------------------------------------------------
征服英語
鄧永鏘不愧文「獻世」家(其二)

--------------------------------------------------------------------------------
    拙欄曾經指出,鄧先生I wished Lord Denning was our Education Minister一語,至少wished應改為現在式wish。鄧先生譏笑道:「英國人實際會話中不會這樣說,你多與英國人溝通吧!」

查Longman Dictionary of Contemporary English,wish條下有I wish I didn't have to go to work today例句。我希望鄧先生不要又告訴讀者「英國人實際會話中不會這樣說,wish實際會話中應說wished」。同是說現在的事,「書面英語用現在式動詞,實際會話用過去式動詞」這條原則,我沒有聽過。鄧先生假如有所據而言,敬希明示出自何經何典。《蘋果日報》是社會公器,請鄧先生不要當做私家溺器才好。

也許,我和鄧先生論英文,是自討苦吃。例如他最初說:「Choose the correct word. Never, for example, say to someone : "You smell." As Dr Johnson said, "I smell, you stink."」他分明以為smell(有點氣味)一字應用於自己,stink(發惡臭)一字則應用於別人。但現在他又說:「you smell是個指示動詞,要你去嗅,不是『你很臭』的意思。」他究竟在說甚麼,保證沒有人明白,包括他自己、讀者以至本報任何一位編輯。

Dr Johnson的話,我只有一個解釋:「諷刺一般人寬以責己,嚴以責人。氣味在人家身上是惡臭,在自己身上則只是氣味。」但鄧先生說:「古先生以為smell是形容詞,完全意會不到Dr Johnson的幽默。」

給這位文「獻世」家子弟纏上了,算我倒楣。因為他可以利用公器信口雌黃。



●●●●●●●●●●●●●●●●●●●●●●●●●●●●●●


2004年08月13日
鄧 永 鏘 不 愧 文 「 獻 世 」 家 ( 其 三 )

鄧 先 生 曾 說 : Staccato is the plucking of a string on the violin ( 斷 音 是 用 手 指 挑 動 小 提 琴 弦 ) 。 我 告 訴 他 : 用 手 指 撥 動 小 提 琴 弦, 叫 pizzicato 。 Macmillan Contemporary Dictionary pizzicato 條 下 解 釋 就 是: ( of a stringed instrument, as a violin ) played by plucking the strings with the finger 。 然 則 誰 對 誰 錯 , 應 該 很 清 楚 。
但 鄧 先 生 現 在 譏笑 我 說 : 「 Staccato 是 指 音 樂 的 聲 音 , 不 是 奏 音 樂 的 指 示 。 如 果 連 音 樂 語 彙 也 要教 導 古 先 生 , 我 連 上 廁 所 也 沒 有 時 間 了 ! 」 他 以 為 憑 「 鄧 先 生 亦 是 鋼 琴 家 , 數 度 與香 港 管 弦 樂 團 合 作 表 演 」 兩 句 自 我 介 紹 , 就 能 證 明 他 沒 有 誤 解 staccato 。
不 怕 鄧 先 生 笑 死 , 我 碰 他 , 只 能 歎 句 「 我 高 一 尺 , 他 高 一 丈 」 。 例 如 拙 欄 根 本 沒 寫 過 good for English 三 字 , 他 卻 可 以 批 評 「 古 先 生 說 的 good for English 」 ; 我 說 conversation English 應 改 為 conversational English , 他 卻 說 兩 者 「 不 一 樣 」 , 哪 「 不 一 樣 」 又 說 不 出 ; 我 說 他 那 句 I like to start a campaign in Hong Kong to speak plainly 必 須 改 寫 , 他 當 然 更 不 同 意 。
這樣 吧 , 我 和 鄧 先 生 共 討 論 了 八 個 問 題 。 假 如 鄧 先 生 同 意 , 我 和 他 每 題 賭 一 萬 港 元 ,由 精 通 英 文 的 中 間 人 評 定 勝 負 。 鄧 先 生 是 富 家 子 弟 , 又 有 「 查 理 斯 王 子 揭 幕 」 這 個高 深 學 歷 , 大 概 不 怕 跟 窮 稿 匠 小 賭 一 局 。 否 則 請 不 要 再 指 鹿 為 馬 褻 瀆 公 器 。 我 沒 有興 趣 和 罵 街 者 糾 纏 。

古德明



●●●●●●●●●●●●●●●●●●●●●●●●●●●●●●


名采 E12 蘋果日報 古德明 2004-08-14

--------------------------------------------------------------------------------
征服英語
由一九九七年開始

--------------------------------------------------------------------------------
    With 1997, we are all told to learn Mandarin、In 1997, we were all told to learn Mandarin、From 1997, we have been told to learn Mandarin、From 1997, we were all told to learn Mandarin四句,是不是都正確?

這裏前三句是鄧永鏘手筆,第四句是我寫的,意思是「由一九九七年開始,當局就要我們學國語」。「由過去某個時候開始」,英文可用from字來說,配過去式動詞,但這不表示事情已成過去。Macmillan English Dictionary from字條下有例句I lived with him from the age of twenty(我二十歲開始和他同居),附注說同居關係「仍在繼續」(starting at a particular age and continuing),不是已告結束。這一點鄧永鏘不知道,所以他說:「幼稚園學生都知道(古德明)這句子是無grammar的。」

至於第一句,鄧永鏘自言「另有意思」,其實意思不知所謂,文法不成體統。他錯了,要自辯,那不要緊,但不應教讀者跟他錯。第二句文法正確,但句子所述限於一九九七年,不是「由一九九七年開始」。第三句以現在完成式動詞配from,嚴格的英文學者會視為錯誤,會把from改為since;隨便一點的,則會視為「也無不可吧」的別格。

有讀者囑我「繼續糾正鄧氏英文」。我不打算這樣做。事實上,不是見他忽然向編輯告我一狀的傲慢語氣,我根本不會理會這個人。最後,我要感謝讀者的愛護。有一封短簡令我尤其感動:「古先生,我支持你,但和富豪作對,小心毀了前程。」我一生都跟權貴作對,前程哪裏還能管得



●●●●●●●●●●●●●●●●●●●●●●●●●●●●●●


日期 : 2004年08月21日 鄧永鏗
古 德 明 先 生 在 他 近 四 期 的 專 欄 ( 八 月 十 一 至 十 四 日 ) 中 繼 續 對 我 大 肆 攻 擊 , 睇 來 一定?過 「 熨 斗 」 。 現 在 居 然 還 提 議 以 金 錢 為 賭 注 , 離 開 討 論 學 識 的 原 旨 , 讓 人 以 為 這是 澳 門 大 三 巴 ( 是 他 的 老 家 , 不 是 我 的 ) 。 他 如 果 要 找 「 精 通 英 文 的 中 間 人 」 為 他撐 腰 , 不 妨 請 他 們 在 他 的 專 欄 發 表 , 毋 須 提 出 庸 俗 的 賭 氣 。 我 只 想 再 次 解 釋 一 個 基本 的 語 文 原 則 : 通 用 的 標 準 英 語 有 別 於 課 本 英 文 和 字 典 , 尤 其 是 發 霉 的 !

鄧 永鏘



●●●●●●●●●●●●●●●●●●●●●●●●●●●●●●


2004年08月24日
【 代 郵 】 文 「 獻 世 」 家 鄧 先 生 永 鏘 鈞 鑒 : 八 月 廿 一 日 大 函敬 悉 。 僕 建 議 八 萬 元 與 先 生 一 賭 英 文 正 誤 , 不 意 竟 遭 峻 拒 , 殊 為 可 惜 。 昔 秦 相 呂 不韋 「 一 字 千 金 」 之 賞 , 萬 世 嗟 稱 ; 今 僕 「 一 題 萬 元 」 之 議 , 實 乃 古 風 , 先 生 以 「 庸俗 賭 氣 」 為 詞 推 託 , 未 免 貽 笑 大 方 之 家 。 又 八 萬 元 先 生 賭 應 必 贏 , 持 作 公 益 , 惠 加社 會 之 餘 , 更 享 令 譽 , 何 捨 此 不 為 , 而 效 阿 Q 勝 利 , 望 望 然 自 言 自 語 「 標 準 英 文 有別 於 課 本 英 文 和 字 典 , 尤 其 是 發 霉 的 」 ? 未 免 貽 笑 三 尺 小 童 。 僕 不 惜 大 破 慳 囊 成 就先 生 大 名 , 先 生 自 不 敢 取 , 先 生 休 矣 。 多 行 無 禮 必 自 及 , 幸 無 怪 僕 咄 咄 逼 人 也 。 耑此 奉 覆 , 順 祝 學 業 進 步 。


古德明

 

 

转自:http://sfile.ydy.com/bbs/read.php?tid=85468

  评论这张
 
阅读(68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